大学化学, 2016, 31(10): 14-18 doi: 10.3866/PKU.DXHX201602016

教学研究与改革

为“探究式-小班化”教学培训助教的实践

赖雪飞,, 谢川, 周加贝

Practice of Training for "Inquiry-Small Class" Teaching Assistants of Master Candidates

LAI Xue-Fei,, XIE Chuan, ZHOU Jia-Bei

通讯作者: 赖雪飞, Email: lxfscu@163.com

基金资助: 四川大学“新世纪高等教育教学改革工程”(第7期)研究项目

Fund supported: 四川大学“新世纪高等教育教学改革工程”(第7期)研究项目

摘要

四川大学为“探究式-小班化”教学改革特设研究生助教岗位。主讲教师安排现任优秀助教参与助教的岗前培训工作,并引导全体研究生助教学员积极参与“助教榜样微课堂”和“互动研讨微课堂”的培训,提升了学员的参与度和培训质量。

关键词: 探究式-小班化 ; 研究生助教 ; 培训 ; 微课堂 ; 实践

Abstract

Sichuan University establishes teaching assistants of master candidates (AMC) for reform of "inquiry-small class" teaching.The tutor arranges the good teaching assistants to take part in the pre-service training of AMC,and guides all the graduate assistant students to participate in the training of "fine example mini lesson" and "interactive seminar mini lesson".As a result,the students' participation and training quality are improved.

Keywords: Inquiry-small class ; Teaching assistants of master candidates(AMC) ; Training ; Mini lesson ; Practice

PDF (418KB) 元数据 多维度评价 相关文章 导出 EndNote| Ris| Bibtex  收藏本文

本文引用格式

赖雪飞, 谢川, 周加贝. 为“探究式-小班化”教学培训助教的实践. 大学化学[J], 2016, 31(10): 14-18 doi:10.3866/PKU.DXHX201602016

LAI Xue-Fei, XIE Chuan, ZHOU Jia-Bei. Practice of Training for "Inquiry-Small Class" Teaching Assistants of Master Candidates. University Chemistry[J], 2016, 31(10): 14-18 doi:10.3866/PKU.DXHX201602016

1 前言

起源于欧美的大学研究生助教制度,在我国高校经过多年实践,在学校教学活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能够实现研究生助教、主讲教师、本科生和学校的多赢[2, 3]。为进一步落实本科“323 + X”创新人才培养计划,推动“探究式-小班化”教学改革,提升课程质量,四川大学特设立研究生助教岗位,推行以研究生助教参与辅助教学为基础的“大班授课、小班研讨”教学改革。我校的助教教学任务重、要求高,这与其他学校以及我校以前对助教的要求都不同。现在的助教不仅要具有批改作业、答疑等传统助教的教学能力,还必须在探究式教学改革的过程中,具备就某些知识点或者学科知识前沿话题组织开展“探究式-小班化”研讨的教学能力,这是对助教精益求精的要求。

建立研究生助教岗前培训制度能保证研究生助教的教学质量,美国一些高校规定研究生助教上岗前必须经过助教培训,以掌握教学方法、教学技巧、教学工具并熟悉教学材料[4]。四川大学非常重视研究生助教的岗前培训工作,制订了《四川大学研究生助教手册》,专门设立了校院两级的研究生助教培训机制,由学校教师教学发展中心与需求助教的学院共同组织培训(图1)。

图1

图1   四川大学研究生助教培训制度


学校制定了相应的《教学实践模块指南》和《研究生助教实践评分标准及评分表》。学员填写《研究生助教培训考核表》,并在网上提交作业及考试。合格者才能获得《研究生助教培训合格证》,能有机会担任助教工作。

下面重点介绍我校在助教需求学院——以化学工程学院为例开展的助教培训工作实践。

2 研究生助教培训实践

在四川大学化工学院以前的培训中,大多是教师在讲台上讲、而助教学员习惯性倾听的旁观者知识观模式,学员没有亲身参与“探究式-小班化”研讨活动的机会,不能透彻理解什么是“探究式-小班化”研讨,从而导致助教在教学实践初期的迷茫。实践出真知,参与者知识观倡导创新型的学习方式,是由教师引导并和学生一起参与学习的模式,具有交互性、情境性、经验性、创造性和发展性,更能对学生进行思维创新训练。在第十期研究生助教培训中,学院将助教学员分为6组,每组25人,分班分批次进行培训,为进行“探究式-小班化”研讨互动示范教学创造了可行性条件。

“探究式-小班化”研讨活动考验助教的组织策划能力、团队领导能力、活动掌控能力、语言表达能力以及应急反应能力等综合素质;对助教而言,小班研讨是最大的难题。为了解决这一难题,以及配合学校加强过程考核的课堂教学改革,第十期化学工程学院的培训特意在“教学方法与技能专题培训模块”增加了由优秀助教参与培训以及学员参与“探究式-小班化”研讨互动的两个示范微课堂,让培训课程以4个微课堂的形式展开(图2)。

图2

图2   化学工程学院研究生助教培训微课程


2.1 前期准备

(1)确立适当的教师微课堂培训教学内容。以大一工科学生专业基础课近代化学基础为例,提出本课程教师对助教的要求,在其中融入以教学方法为主的教学能力培训和以PPT制作完善为主的技巧培训。

(2)确立助教榜样微课堂的人选及内容。安排主讲教师的现任优秀助教制作PPT,分享自己在做助教3学期里的收获和心得体会。

(3)确立“探究式-小班化”研讨微课堂互动的主题。主讲教师与现任助教共同思考,寻求在助教工作中普遍存在、助教们关心、对学员有实践指导意义的话题:①自由辩论主题:助教跟学生之间的关系处成师生关系比较好还是处成朋友关系比较好?正方:赞成助教跟学生之间处成师生关系;反方:赞成助教跟学生之间处成朋友关系。②自由讨论主题:如果学生找助教更改平时成绩,并给出相关理由,助教应该怎么做?

(4)确立教学实践微课堂的内容及形式:①每位学员准备10分钟的教学演示,可为习题讲解或组织研讨,形式不限。②准备《研究生助教实践评分标准及评分表》和《研究生助教实践互评表》。

(5)安排学员组长担当助教培训课程的临时助教。为了让学员在“探究式-小班化”研讨示范环节能有的放矢,积极参与,教师将互动微课堂的准备事项交予组长安排,以期充分地、高效地利用培训时间。请组长将参与辩论主题和讨论主题的同学分组:在辩论小组,选出正反方的负责人各一名,让其组织各方成员积极准备辩论资料;在讨论小组,选出一名负责人,以便统筹本组学员思考后的讨论结果,并进行总结发言。

2.2 微课堂培训实践

2.2.1 主讲教师微课堂

主讲教师首先分享了自己从当助教到当老师过程中的体会,提出了从事助教的态度要求:爱、合作、敬业。因为只有真心热爱助教这份工作,才能爱学生、爱老师、爱课程,才能与学生、教师进行良好的合作,全心全意做好助教这份工作。然后以近代化学基础课程为例从以下9个方面提出教师对助教的详细要求(图3)。

图3

图3   教师对助教的要求


2.2.2 助教榜样微课堂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新的助教管理政策提出研究生助教需两个方面的教学经历,一是作为传统助教,协助主讲教师上好大学生的课程,二是要作为教学学徒的指导教师,参与培训助教的工作[5]。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榜样不仅是一面镜子,也是一面旗帜。

主讲教师的现任助教被评为四川大学的优秀助教,她现身说法,给学员展示自己制作的PPT,从“本人助教工作分享”、“心得体会与收获”以及“期望与建议”三方面讲授自己做助教的历程与方法。

优秀助教着重展示了其组织“我与化学那点事儿”PPT课堂演说活动的前前后后,从人员调配、任务分配、活动进行、活动总结等方面介绍了助教在其中承担的任务、责任和角色。分享了在研讨课程中,怎样组织学生在大量查阅资料的基础上围绕主题展开小班研讨,如何制定可执行的详细评分标准,如何引导学生发言,如何正确处理讨论与辩论等。

看似平凡简单的一个人、一段话、一个故事,却能点燃大家心中的激情与梦想。榜样微课堂让学员们感受到了与自己相同身份的学姐是如何当助教、如何成为优秀助教的过程;让学员更深刻更近距离地理解了助教的职责,增强上讲台的荣誉感、敬畏感和责任感。为接下来学员参与“探究式-小班化”互动研讨微课堂做好铺垫和准备。

2.2.3 “探究式-小班化”互动研讨微课堂

学员只有通过教学实战才能够在教学上有所积累,进而获得对教学更深入的理解与认识,获得属于个人的心得与体会,能够检验、修正和确立教学假设与教学原则,能够明晰并树立个人化的教学哲学和逻辑,这些对于研究生助教而言都是生动、实在与自我的,有利于切实提高研究生助教的教学能力[6]。学校要求助教协助教师进行以“大班授课、小班研讨”为特色的“探究式-小班化”课堂教学改革。学校非常重视小班研讨课。因此,在培训过程中,我们策划了由教师与优秀助教共同引导学员参与的“探究式-小班化”互动研讨微课堂,由“自由辩论环节”和“自由讨论环节”构成。辩论会实际上是围绕所辩论问题而展开的一种知识的竞赛、思维反应能力的竞赛、语言表达能力的竞赛,也是综合能力的竞赛。自由讨论可以体现群体决策的质量,彰显团队及合作的力量。这二者的结合为学员展现了“探究式-小班化”研讨的部分模式。

身教重于言传。安排主讲教师的现任助教担当微课堂互动环节的主持人,为学员们当场演示组织“探究式-小班化”研讨课的范例,将学员在“助教榜样微课堂”学到的方法以环境模拟的方式给出实质性的呈现,让“探究式-小班化”研讨课不再仅仅是文字上的定义。

(1)自由辩论环节。主持人首先让双方先内部讨论3分钟,然后组织正反双方开始正式辩论,约8分钟。在友好活跃的气氛下双方学员唇枪舌战、妙语连珠,辩论非常热烈,其他学员为正反双方的精彩表现掌声不断。最后在主持人的带领下双方各自用1分钟总结陈述本方观点。正方:师生关系神圣不可侵犯,有助于树立教学权威和自信,不能当朋友似的“好好先生”,要对学生公平公正,不能与学生在校外单独会面等,禁止可能产生误解的一切行为。反方:年龄相仿,朋友关系更易沟通,更容易理解学生,懂学生的需求,朋友也会坚持一定的行为准则,可以用自身的能力树立教学权威,公平公正地对待学生。主持人总结辩论的成果与不足。

(2)自由讨论环节。“如果学生找助教更改平时成绩,并说出理由,助教要怎么做?”的主题讨论进行大约5分钟,大家在查阅大量资料的基础上各抒己见,畅所欲言,群策群力。然后由负责人总结助教学员们自己的观点:不能改成绩,做到公平公正。最后优秀助教还分享了自己在教学实践过程中的处理方法。

主讲教师在微课堂的最后要评价学员的表现,帮助其在以后的助教实践中坚定自己的立场,把握与学生的关系,在不同的场合可以“亦师亦友”,能让助教和本科生双赢为佳;力争让其在教学实践的初始阶段不会感到陌生和害怕,培养与人沟通和处理人际关系的能力,尽快进入角色。

在培训之前很担心学生不参与辩论和讨论而冷场。实践的结果是正方的全体学员全程积极参与辩论,而反方的同学在开始很积极,后来主要靠反方的负责同学辩论,以一当十,精彩纷呈,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教学效果。因此我们发现,双方各选出一个负责人组织辩论非常有必要。主持人的现身说法也为所有学员组织“探究式-小班化”研讨提供了模拟范本。

2.2.4 教学实践微课堂

每位学员进行10分钟的教学演示,应用自己新学到的教学技能进行模拟教学,其他学员和主讲教师听课。当每一位学员的模拟教学结束后,主讲教师当堂组织其他学员进行评价并评分,鼓励学员先提优点,再提值得改进的方面,以营造友好轻松和谐的氛围。然后教师在黑板上写下每个学员的1-2项优缺点,供学员自己领会,取长补短。教学实践培训完成后,发现评价主要集中在PPT制作、语言表达、教学方法技能三方面。

2.3 助教学员反馈

培训结束后,主讲教师请学员就此次培训的内容和形式提出意见和建议。

有学员写到“老师有效地带动了学生的学习气氛,整个过程都很认真地听了,可以轻松地跟着老师的思路走。第一节助教培训课,通过老师和助教学姐的授课,我对助教的基本工作和职责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和认识,意识到助教工作不像自己当初想得那样简单,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去学习和理解。第二节讲课过程中,老师带领我们评价每一名讲解同学的优缺点,总结并列出讲课技巧,让我觉得受益匪浅”。“研讨环节这一形式挺好,有师生互动,辩论的形式加深了大家对助教工作的理解,训练了与人合作的能力,值得以后发扬提倡。”

3 参与助教培训的启示

我院的助教培训已经进行了10期,这次最大的不同是:一是让优秀助教参与培训,分享自己的收获和心得体会;二是让助教学员亲身体验“探究式-小班化”研讨互动环节,以情景模拟的方式让学员积累实质性的教学经验,明显提高了学员的学习兴趣,有效调动了学员参与培训的积极性,提高了培训效率和质量。这让培训过程不再是“走过场”,“现身-签到-走人”的培训模式已经成为历史。

由课程主讲教师参与助教培训,拓展了培训体系,组成事实上的“学校-学院-主讲教师”三级培训体系[7],我们将“学院-主讲教师”的培训合二为一,省时且高效。不仅让教师更加了解学校及学院的助教管理制度,更有利于教师在以后的教学活动中更好地帮助助教、使用助教,从而提高本科教学质量。

但是,我们也发现培训课程还有值得改进的地方。比如在互动研讨微课堂环节中,可以在前期准备阶段让每个学员写一个互动课堂策划案,然后在互动研讨微课堂中对比现任优秀助教的实施方案,取长补短。另外,将教师亲身执教近代化学基础课程的“探究式-小班化”教学观摩作为培训内容,以完善培训体系,让学员能有机会观摩教师的实际操作全过程,他们会对“探究式-小班化”研讨环节有更加深刻的认识与理解。

总之,在高校中实施助教培训制度,是国家社会经济发展对高层次人才培养需求的一个必然选择,同时对助教人员也是一种锻炼和一种自身能力的提升机会[8],研究生助教的培训工作意义重大。我们将在以后的助教培训工作中不断探索富有创造性的方法,力争让每一位助教学员都更积极、认真、努力地参与教学培训,推进培训交往的多通道发展,为建立科学、系统、全面的培训体系不懈努力,为我校的“探究式-小班化”教学改革添砖加瓦,向着促进本科生、助教、教师、学校协同发展的目标而奋斗。

参考文献

赵丛. 教育理论与实践, 2014, 34 (36), 3.

[本文引用: 1]

蔡志平; 徐明; 曹介南; 王勇军. 计算机工程与科学, 2014, 36 (A1), 79.

[本文引用: 1]

廖一平. 大学化学, 2012, 27 (3), 9.

URL     [本文引用: 1]

杨旸,金娟琴.科教导刊, 2013, No. 16, 225.

[本文引用: 1]

石旺鹏,彩万志,刘庆昌.学位与研究生教育, 2012, No. 5, 75.

URL     [本文引用: 1]

吴振利.比较教育研究, 2011, No. 9, 17.

[本文引用: 1]

史少杰. 当代教师教育, 2015, 8 (4), 60.

[本文引用: 1]

薛荣.经营管理者, 2010, No. 8, 248.

URL     [本文引用: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