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化学, 2020, 35(12): 150-157 doi: 10.3866/PKU.DXHX202001020

教学研究与改革

课程思政背景下分析化学辩证元素探索及教学实践

段云青,1, 段志青2

Exploration and Teaching Practice of Dialectics in Analytical Chemistry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Course Ideology and Politics

Duan Yunqing,1, Duan Zhiqing2

通讯作者: 段云青, Email: duan_yq@sina.com

收稿日期: 2020-01-14   接受日期: 2020-02-22  

基金资助: 山西农业大学教学改革项目.  YB-201818
山西农业大学“课程思政”试点课程建设项目.  KCSZ201918
山西省普通本科高等教育教学改革研究项目.  200925

Received: 2020-01-14   Accepted: 2020-02-22  

摘要

分析化学是高校中开设时间较早的重要基础课程,其中蕴含着丰富的唯物主义辩证观点、规律及关系。充分挖掘这些辩证元素,并将其融合渗透于课堂教学过程,不仅有助于学生深刻理解学科知识,还可以培养其辩证的思维、科学的方法以及正确的世界观,将专业育人与思维育人同频共振,契合当前的课程思政教育理念。笔者结合自己多年的教学实际,将分析化学中的辩证元素结合相应教学内容作了简要阐释。

关键词: 分析化学 ; 辩证法 ; 课程思政 ; 课堂教学

Abstract

In the university, analytical chemistry is an important basic course for junior college students. There is a variety of dialectical views, rules, and relationships of materialism in analytical chemistry. Fully excavating these dialectical elements and infiltrating them into the classroom teaching process is necessary. This will not only help students deeply understand the subject knowledge, but also cultivate their dialectical thinking mode, establish the correct worldview and scientific methodology. This is conducive to the same resonance frequency between knowledge education and thinking education, and fits the current course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education. In the present paper, combining many years of teaching practice, the author briefly explains the integration of dialectical elements in analytical chemistry with the corresponding teaching content.

Keywords: Analytical chemistry ; Dialectics ; Course ideology and politics ; Classroom teaching

PDF (814KB) 元数据 多维度评价 相关文章 导出 EndNote| Ris| Bibtex  收藏本文

本文引用格式

段云青, 段志青. 课程思政背景下分析化学辩证元素探索及教学实践. 大学化学[J], 2020, 35(12): 150-157 doi:10.3866/PKU.DXHX202001020

Duan Yunqing. Exploration and Teaching Practice of Dialectics in Analytical Chemistry under the Background of Course Ideology and Politics. University Chemistry[J], 2020, 35(12): 150-157 doi:10.3866/PKU.DXHX202001020

辩证唯物论是把辩证法和唯物主义有机地统一起来的科学世界观。恩格斯认为世界真正的统一性就在于其物质性。自然科学研究的对象是物质,唯物主义认识论和方法论对推进自然科学的发展具有指导意义。分析化学是高校化学、生物学、农学、动物科学、医学等专业的基础必修课程之一。本课程开设时间较早,授课对象一般为大一新生。分析化学的分析理论、方法原理和实践应用也蕴含着丰富的辨证观点,具有社会性。从辩证唯物论的角度来分析引导,一方面有助于学生更好地理解掌握学科知识,另一方面有利于刚升入大学的学生辩证思维的培养、科学态度的养成以及世界观的定型。充分挖掘分析化学中的辩证元素,并将其充分渗透融合于课堂教学内容,培养以德为先、能力为重,兼具辩证思维、较高理论知识和较强科学素养的新时代大学生,对新时期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具有重要意义[1]

1 分析化学中的辩证观点

1.1 普遍联系

普遍联系是世界存在的基本特征。如溶液平衡理论,动态平衡就是一个时时“打破旧平衡,建立新平衡”的过程。而驰豫过程与之相似,是指处于平衡态的系统受到外界瞬时扰动后,再迅速建立平衡的过程。如分子发光中的溶剂驰豫是造成吸收光谱与发射光谱之间能量差的原因之一。它是由于荧光体被激发后偶极矩变化,促使溶剂分子的电子重排,围绕激发态荧光体重新定向,形成新的“溶剂笼”[2]。在解释这些概念、理论时,可将其联系起来,以便于学生理解掌握。物质的吸收光谱、激发光谱和发射光谱之间的内在联系表现为,最大激发波长往往就是最大吸收波长,吸收光谱与荧光发射光谱之间呈镜像关系等。再如准确度与精密度的关系,二者既不相同,又相互联系。精密度表现的是多次平行测定时结果的接近程度,而准确度用误差来衡量,是指分析结果与真值的符合程度,所以,精密度是准确度的前提。阐述二者关系时,可以引入数学上的充要条件关系,表述为“精密度好是准确度高的必要但不充分条件”,如此,可便于学生快速理解二者的内在联系。金属指示剂是对金属离子敏感的有机配合剂,与酸碱指示剂也具有内在联系,因而进行配位滴定时,要控制适宜pH范围。

1.2 永恒发展

发展是永恒的,是由低级到高级的变化。分析化学也在不断吸收科技发展的最新成就,开拓新领域,走向信息化、智能化。分析方法的创新、分析仪器的更新迭代时间越来越短,由此带来知识的快速更新。如偶然误差与系统误差,二者在性质上虽然对立,但是此两类误差之间并无严格界限。随着科技的发展、时代的进步,曾经的偶然误差在明确了原因之后可能就成了系统误差。近红外吸收为含H基团中红外吸收倍频、合频吸收的叠加,吸收弱,光谱重叠严重,信息提取困难,曾经被认为是分析化学的禁区。但随着科学的发展,仪器技术的改进,结合各种计量学算法,近红外分析技术因不需特殊处理、不加其他试剂、操作简单、无损耗、无污染,已经成了公认的绿色分析,被用于含H基团的定量检测。所以,要让学生养成关注前沿、坚持学习的习惯。分析化学不能只满足于分析数据的提供,还要与其他学科相结合,逐步成为生产和科学研究中实际问题的解决者[3]。三鹿奶粉事件中,三聚氰胺的快速测定就对分析化学提出了要求,而频出的食品安全问题,也有赖于分析方法的发展创新。课堂中引入发展观点,能使学生更好地理解分析化学的社会服务功能。

2 分析化学中的辩证规律

2.1 对立统一

一切存在都由既对立又统一的一对矛盾组合而成。如质子得失有了酸与碱,电子转移而有氧化与还原,有正偏差必然有负偏差,有沉淀就会有溶解等等。物质对光辐射的吸收与发射的反向性,酸与碱的相对性,红外谱图与拉曼谱图的互补性,吸光度与透光度的相关性,激发光谱与吸收光谱的统一性,这些概念及现象使得分析方法和分析手段更全面、更完善,还可以互为补充,相得益彰。

对立统一体现在事物具有两面性。一个分析方法的优点可能也是缺点,缺点也可转化为优点。如KMnO4氧化能力强,应用广泛,但选择性也较差。荧光分析法因能发射荧光的物质不多,再限于量子产率,故应用有限,可正因为此,方法的选择性往往较高,可在混合物中不经分离直接测定。再如沉淀具有吸附现象,在滴定分析中是不利因素,常会产生较大的误差,需要剧烈摇动使离子解吸,Mohr法就是因沉淀吸附太严重而无法测定I和SCN。但是吸附指示剂正是利用沉淀的吸附现象得以改变颜色,由此有了Fajans法。将不利因素充分利用,这就是哲学上的对立统一。可见,现象是客观存在,如何利用该现象则需要发挥人在科学研究中的能动性。所以,日常教学中,不仅要传授学生学科知识和操作技能,还要培养其正确的方法论和辩证思维。

2.2 质变和量变

量变是逐渐的、不显著的变化,而质变是一种飞跃,往往表现为突变。对于滴定分析中滴定曲线及突跃范围,可用量变和质变的辨证关系引导学生,质变是量变的逐渐积累和必然结果。如用0.1000 mol∙L−1的NaOH滴定20.00 mL的同浓度HCl的滴定曲线,计算结果显示,从开始滴定到VNaOH= 19.98 mL,溶液的ΔpH仅为3.30,而计量点前后仅加入了0.04 mL (不到一滴),溶液pH就从4.30骤然跃升到9.70,改变了5.40,由此逐渐的量变产生了质变,在滴定曲线上表现为突跃。而在滴定很弱的酸碱时,却观察不到这种质变,突跃消失,这时可用对立统一观点来进行总结,从而得出准确滴定弱酸弱碱的判据。如此授课,娓娓道来,水到渠成,既让学生深刻理解了理论知识,又使其获得了思维和意识上的提升。

2.3 辩证否定

过程的更替要通过否定来实现,科学的发展也要靠怀疑来推进。但是,怀疑不是“抛弃”,而是“扬弃”。如光分析导论中光的性质一节,可引入长达两个多世纪的“波粒之争”梗概。17世纪末,因光的颜色使波粒之争拉开帷幕。在长达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因牛顿的杰出贡献、地位和声望,几乎是微粒说的天下。直到18世纪末,在哲学思想的影响下,微粒说受到质疑。进入19世纪,光的干涉、偏振等现象被陆续发现,中后期时,波动说近乎于完胜。而19世纪末,光电效应重新证实了粒子说。20世纪初,相对论的提出者爱因斯坦将波性、粒性统一,到此,争论以“波粒二象性”最终定论。整个过程,充满科学的怀疑、辩证的否定以及唯物主义认识论。讲故事的过程中,一方面用科学发展进程中要敢于怀疑来启发学生,如果一味相信牛顿,那么“波粒二象性”的定论不知还要推后多少年;而没有对立统一的哲学思想,争论又不知还会持续多少年。如此既活跃了课堂气氛,又能让学生树立不唯信、不盲从、敢质疑,秉持客观、求真笃实的科研态度。

3 理论联系实际的辩证方法

理论联系实际是人类认知过程的基本规律之一,也是唯物主义认识论的核心内容。其基本精神是达到主观客观相统一、理论实践相统一以及知行统一,这也是高等教育的目标之一。实践出真知,分析化学是一门实验性极强的科学,许多理论的形成、规律的发现都源于生活,又归于实践。如对学生滴定分析结果的评判要综合体现精密度和准确度,不仅要看误差大小(准确度),还要考虑平行滴定的偏差(精密度)。测定结果的算术平均值与相对真值的差异较小,并不代表结果的准确度高,因为精密度是准确度的前提。多次平行实验结果很接近,也不代表测定结果的准确度就高,因为还有另一类误差——偶然误差的存在。

对甲醛法测定铵盐中氮含量,笔者根据实践中的具体情况设置问题来引导学生思考,用所学理论分析和指导实践,在课堂教学中践行理论联系实践。具体教学过程中问题引导见表1

表1   甲醛法定氮中理论联系实际

序号实践中的问题理论解答理论知识联系
1标定时基准物质的选择及称取质量有何要求?H2C2O4与KHP皆可用来标定NaOH浓度,但采用后者时称量误差更小。根据所配NaOH的近似浓度以及液体用量不少于20 mL (以20–30 mL为宜),计算需称量的KHP质量基准物质
测量误差的减免基准物质质量计算
2为何不用直接滴定方式?因为NH4+的酸性太弱(cKa < 10−8),故不能直接滴定,而用置换滴定方式,将其转化成能被准确定滴定的强酸弱酸准确滴定判据的应用滴定方式的拓展应用
3滴定时选用何种指示剂?化学计量点时,溶液为六次甲基四胺的水溶液,pH约为9.0,选用酚酞(8.0–9.6)作为指示剂。与标定实验所用指示剂相同,体现标定和测定尽量选用同一指示剂,以降低实验过程中CO2的影响,减小实验误差酸碱溶液pH计算
指示剂的选择
误差减免CO2影响
4铵盐试样中若存在游离酸对测定有何影响?若需预先中和,选用何种指示剂?中和所用VNaOH是否需要准确计量?铵盐中的游离酸会使VNaOH增大,产生正误差,故需预先中和。由于滴定终点时为铵盐溶液,pH约为5.1,故选用甲基红(4.2–6.2)指示终点。中和所用VNaOH需要准确计量,并在结果中予以扣除误差分析
酸碱溶液pH计算
指示剂的选择原则
误差减免
5甲醛中的游离酸对测定有何影响?中和时,选用何种指示剂?中和所用VNaOH是否要准确计量?甲醛中的游离酸也会使VNaOH增大而产生正误差,须预先进行中和。因为中和后的甲醛要加入试液中,故中和时宜选用酚酞指示终点(与测定时的指示剂相同,以免干扰滴定终点的颜色判断)。中和所用VNaOH不需准确计量误差分析
分析以降低系统不确定度为目的
误差减免
6甲醛用量是否需要准确计量?相对于铵盐,甲醛须过量,故不需准确计量。但是,若标定的cNaOH偏高,则可适当加大试样取样量,同时,甲醛也应作相应调整,保证过量滴定分析对化学反应的要求之一——定量
联系实际

新窗口打开| 下载CSV


4 分析化学中的辩证关系

4.1 普遍性与特殊性

普遍性是一般规律,而特殊性是科学前进的源泉。它们既互相包含,又可相互转化,二者的辩证认知对认识和实践有很大意义。只有共性认识才能大规模地指导实践,同时又要注意个性的差异。如原子发射、原子吸收、原子荧光、紫外-可见、红外吸收、分子荧光等光谱仪器在结构上具有共性(普遍性),皆由供能系统、分光系统、试样引入系统和检测系统等部分组成,但又各有不同,如红外吸收不能用光电检测器,荧光仪有两级单色器,且检测在光源的直角方向等,存在个性差异(特殊性)。授课时,可联系前面内容,重点分析不同之处,如此有助于学生加强理解,深刻记忆。

表2总结了四大滴定中平衡常数对滴定突跃范围影响中所体现的普遍性(共性)与特殊性(个性)。

表2   平衡常数对四大滴定突跃范围的影响

滴定法滴定基本反应平衡常数及影响共性与个性的体现
酸碱滴定H+ + OH = H2O (强强互滴)
H+ + A = HA (强酸滴弱碱)
OH + HA = A + H2O (强碱滴弱酸)
酸(碱)的Ka (Kb)越大,酸(碱)性越强,突跃范围越大除沉淀滴定(个性)外,其他皆与平衡常数呈正相关(共性)
配位滴定M + Y = MY配合物的Kf越大,突跃范围越大
氧化还原滴定n2O1 + n1R2 = n2R1 + n1O2反应的平衡常数K越大,反应完全程度越高,突跃范围越大
沉淀滴定Ag+ + X = AgX沉淀的Ksp越大,突跃范围越小

新窗口打开| 下载CSV


4.2 现象和本质

现象是外在,本质是内在,现象是本质的外在表现。分析化学实验充分体现着现象和本质的辩证关系[4]。如甲醛法定氮滴定时微红色出现30 s不褪即为终点,同样的实验现象和终点表述出现在高锰酸钾法滴定终点,虽然现象相同,但引起溶液褪色的原因却不同。前者是因为空气中的酸性气体如CO2溶入,使溶液pH降低,酚酞的碱式色又变回酸式色导致溶液褪色;而后者是因为空气中的还原性物质、粉尘等使稍稍过量的KMnO4重新被还原致使粉红色消失。所以,要引导学生不仅要看实验现象,还要透过现象思考分析内在本质,如此方能更好地掌握理论知识,并指导实践。分析化学计算一直是学生公认的难点,但是只要抓住本质,思路清晰,便可有条不紊。如滴定度(T)与物质的量浓度(c)的相互换算,只需将滴定度的概念代入,换算便一目了然。提倡学生少借助于记忆,而多用逻辑推理的学习方法,训练逻辑推理的能力[5]。再如判断分析结果的误差,可引入试剂“有效率”来分析滴定剂的消耗量,误差分析便可迎刃而解。而前所述物质的最大吸收波长往往也是最大激发波长,吸收光谱与发射光谱呈镜像关系,不同的光谱是物质呈现的现象,而本质则是:激发过程也是吸收辐射的过程,激发态与基态振动能级结构相似。所以,万变不离其宗,只要掌握了“宗”,任其如何变化,也可迅速理清思路。

4.3 相对与绝对

相对是有条件,绝对是无条件,但二者的区别又是相对的。相对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转化为绝对,绝对失去了条件也会转化为相对。如条件稳定常数(Kf’)或条件电极电势(φӨ’),在一定的溶液条件下它们是常数,其绝对是以相对为条件的。关于物料平衡,各组分的平衡浓度是相对的,但分布系数之和是绝对的,即总浓度不变。

误差无时不在、无处不有,具有绝对性,分析的目的是减免误差,使分析结果更接近真值。误差有绝对与相对之分,测定结果的准确度通常用相对误差衡量,而不用绝对误差。多元酸分步滴定的判断依据为Kai/Kai+1≥ 104 (Er ≤ 1%),但若允许的误差减小,则判据要求也将提高。再如,物质对光的吸收和发射,前者是绝对的,但后者是相对的,在条件适宜时才能观察到发光现象,由此,可展开影响发光因素的讨论。

4.4 原因与结果

原因与结果揭示事物引起与被引起的关系。分析化学中的误差传递及误差分析就很好地体现了因果关系。如用未润洗的移液管移取试液,会造成负误差。用置于干燥器中存放的硼砂标定HCl的浓度,会导致cHCl偏小。Volhard法测定Ag+时,若未剧烈摇动锥形瓶,因沉淀吸附Ag+使终点提前出现,导致负误差;而同样是Volhard法,用返滴定方式测定Br时,若未剧烈摇动,则会使结果偏高。由因可及果,由果可究因。如Na2CO3、NaHCO3混合物的测定(双指示剂法),若两者的含量皆偏高(低),则可能是cHCl不准;若前者偏高,后者偏低,但总碱量基本正常,则为第一终点滞后;若前者偏低,后者偏高,总碱量基本正常,则可能是第一终点前结束滴定所致。

酸碱滴定中CO2的影响是学生理解掌握的难点,就该问题笔者设计了如下因果总结图供学生思考(图1)。

图1

图1   酸碱滴定过程中CO2影响的误差分析示例


4.5 可能性和现实性

可能性和现实性是对立的,也是统一的。如氧化还原反应进行的方向,按照电池电动势判断,当ΔφӨ > 0时,平衡向右,反应正向进行。但有些氧化还原反应,如2MnO4-+ 10Cl + 16H+= 2Mn2+ + 5Cl2 + 8H2O,虽然理论上判断可以正向进行,可实际上由于反应速度非常缓慢近乎于不发生。不过若体系中存在Fe2+时,反应MnO4-+5Fe2++ 8H+ = Mn2+ + 5Fe3+ + 4H2O会大大加速上述反应的进行,即诱导反应。

5 分析化学教学中辩证思维引导实例

以配位滴定为例,笔者根据多年的教学经验,深入挖掘了其中的辩证关系,详见表3

表3   配位滴定中蕴含的辩证观点

知识点知识内容描述蕴含的辩证关系
EDTA的性质常用的胺羧配合剂,本身是四元酸,水中溶解度小。在酸性溶液中还可接受两个质子,成为六元酸,故溶液中有7种型体,只有Y4−能与M有效配合普遍联系
EDTA与M配合的特点配位能力强:有6个可供配位的原子;稳定性强:能形成5个五元环结构;M无色则MY无色,M有色则MY同色普遍性
广泛性:能与几乎所有金属离子相配合,要选择适宜实验条件提高选择性对立统一
事物的两面性
绝大多数配位比为1 : 1,个别除外,如Mo : Y = 2 : 1普遍性与特殊性
配位平衡动态平衡
副反应
酸效应系数与分布系数
绝对与相对事物的两面性事物的普遍联系
滴定过程中溶液颜色变化MIn + Y = MY + In (指示剂变色原理)
开始时溶液呈现MIn的颜色,终点时为指示剂In的颜色;若金属离子有色,则终点前后分别为MIn + M及In + MY(M)的混合色
现象与本质
指示剂的封闭与僵化Kf(MIn) > Kf(MY),置换反应不发生,指示剂封闭;若Kf(MIn)只是略小于Kf(MY),则发生指示剂僵化现象原因与结果现象与本质
滴定过程滴定前半段pM逐渐增大,在计量点附近pM发生骤然跃升,形成突跃,颜色发生变化量变与质变
pH范围由于Y的酸效应,须使用缓冲溶液稳定溶液的pH;适宜pH范围既要考虑M允许的最低pH (对于易水解的金属离子,还要考虑允许的最高pH),又要综合指示剂的适宜pH,具体要通过试验确定理论联系实际
准确滴定M的判据lg(cKf’) > 6
若溶液pH高于M允许滴定的最低pH,可准确定滴定M;若低于该pH,则不能准确滴定;
酸效应曲线
可能性与现实性理论联系实际
提高滴定选择性合理应用其他胺羧配合剂与金属离子形成配合物稳定性的差异提高滴定选择性。如用EDTA滴定Cu2+时Zn2+、Cd2+、Mn2+有干扰,而EDTP可以选择性滴定Cu2+,此时Zn2+、Cd2+、Mn2+不产生干扰[6]普遍性与特殊性普遍联系、永恒发展
选择性滴定的判据要准确滴定M (Er = ±0.1%),则要求ΔlgKf + lg(cM/cN) ≥ 6。若cM = cN,则ΔlgKf = lgKf(MY) − lgKf(NY) ≥ 6;若cM = 10cN,则lgKf(MY) − lgKf(NY) ≥ 5即可。而准确度的要求不同,对判别式的要求也就不同。如若Er = ±0.3%,则选择性滴定判据就变成ΔlgKf + lg(cM/cN) ≥ 5绝对与相对
原因与结果

新窗口打开| 下载CSV


6 教学效果

通过一年多的教学实践和不断改进,笔者所带的农科专业分析化学课程在最近一学期的期终考核效果令人满意。表4显示,2019–2020学年秋季学期笔者所带农科专业公共分析化学(化学分析)班级(多元素融合授课)中高分段人数占比更高(最高分99分),90分以上高出对照班级8.8%,不及格率也更低。表明思维启发、方法论引导可以提高学生主动学习的热情,尤其是对于优秀学生。应用化学专业只有一个班次,故无对照,成绩直方图也呈良好的正态分布。

表4   学生考核结果比较

授课时间授课专业授课方式上课人数不同得分率人数(占上课人数的比例)成绩直方图
90%−100%80%−89%70%−79%60%−69%0−59%
2019–2020
学年
秋季
学期
公共农科
专业
多元素
融合授课
13437
(27.6%)
45
(33.6%)
32
(23.9%)
15
(11.2%)
5
(3.7%)
对照13925
(18.8%)
48
(34.8%)
34
(24.6%)
18
(13.0%)
12
(8.7%)
应用化学
专业
多元素
融合授课
6913
(18.9%)
22
(31.9%)
18
(26.1%)
12
(17.4%)
4
(4.3%)

新窗口打开| 下载CSV


另外,笔者还发现,尽管农科专业公共分析化学(化学分析)只学习短短一个学期,但是授课结课后许多学生仍与教师保持QQ、微信、短信联系,在考研备考时遇到不解问题,也会随时请教。而应用化学专业(化学分析+仪器分析)学生在平时专业学习、实验过程中也能经常提出问题与教师探讨,在一学年的学习结束后,总有多人积极联系教师进入实验室学习助研。这表明课堂教学中融入辩证思维及思政元素能更好地启发学生探索性思维,掌握正确的认识论和方法论,同时也能融洽师生关系。

7 结语

所谓“授人鱼,不如授人渔”,高等教育的最终目的是要把学生培养成为全面发展、能力为重、兼具学科知识和辩证思维的人。因此,教师不仅要传授给学生学科专业知识,更要传授其正确的思维方法、科学的研究方法以及对科学发展的正确认知途径。作为课堂教学实施的主体,授课教师除了要具备扎实的专业知识功底,还要具有一定的辨证论基础,将辩证的唯物论、唯物的辩证法和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无痕渗入课堂教学内容,做到信手拈来、游刃有余、收放自如,将专业育人与思政育人同频共振,才能充分发挥分析化学课程的教学育人功能,将学生培养成为有辩证思维的和科学探索精神的专业人才。

参考文献

廖丽霞; 方涛; 陈立钢; 刘毓琪; 孙明礼; 牛娜. 化学教育, 2016, 37 (12), 11.

DOI:10.13884/j.1003-3807hxjy.2015090040      [本文引用: 1]

武汉大学. 分析化学(下册), 第6版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18, 191.

[本文引用: 1]

赖国松; 张海丽. 湖北师范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 2013, 33 (3), 5.

[本文引用: 1]

李爱峰; 王术皓; 贾丽萍; 韩昭君. 大学化学, 2018, 33 (6), 53.

URL     [本文引用: 1]

浦家齐. 大学化学, 2008, 23 (6), 10.

URL     [本文引用: 1]

刘金龙. 分析化学, 北京: 化学工业出版社, 2015, 90- 91.

[本文引用: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