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化学, 2021, 36(2): 1912017-0 doi: 10.3866/PKU.DXHX201912017

化学实验

二维码在实验教学和实验仪器管理以及学术报告中的灵活应用

吕银云, 翁玉华, 潘蕊, 张春艳, 董志强, 欧阳小清, 阮婵姿, 许振玲, 彭淑女, 任艳平,

The Flexible Application of QR Code in the Laboratory Teaching, Laboratory Instrument Management and Academic Report

Lü Yinyun, Weng Yuhua, Pan Rui, Zhang Chunyan, Dong Zhiqiang, Ouyang Xiaoqing, Ruan Chanzi, Xu Zhenling, Peng Shunü, Ren Yanping,

通讯作者: 任艳平,Email: ypren@xmu.edu.cn

收稿日期: 2019-11-29   接受日期: 2020-01-7  

基金资助: 2018年福建省本科高校教育教学改革项目.  FBJG20180097
2018年厦门大学教学改革研究项目.  JG20180105
国家基础科学人才培养基金项目.  J1310024

Received: 2019-11-29   Accepted: 2020-01-7  

Abstract

As an important carrier of the Internet of everything, QR code extremely makes people's life greatly. This paper introduces practices and experiences of applying QR code to laboratory teaching, laboratory instrument management and academic report flexibly of the National Demonstration Center for Experimental Chemistry Education of Xiamen University, hoping to provide applicable guidance for domestic university laboratory teaching and laboratory instrument management.

Keywords: QR code ; Flexible application ; Laboratory teaching ; Laboratory instrument management ;

PDF (2290KB) 元数据 多维度评价 相关文章 导出 EndNote| Ris| Bibtex  收藏本文

本文引用格式

吕银云, 翁玉华, 潘蕊, 张春艳, 董志强, 欧阳小清, 阮婵姿, 许振玲, 彭淑女, 任艳平. 二维码在实验教学和实验仪器管理以及学术报告中的灵活应用. 大学化学[J], 2021, 36(2): 1912017-0 doi:10.3866/PKU.DXHX201912017

Lü Yinyun. The Flexible Application of QR Code in the Laboratory Teaching, Laboratory Instrument Management and Academic Report. University Chemistry[J], 2021, 36(2): 1912017-0 doi:10.3866/PKU.DXHX201912017

二维码又称二维条码,常见的二维码为QR Code (Quick Response Code),是一个近几年来移动设备上超流行的一种编码方式,它比传统的Bar Code条形码能存储更多的信息,也能表示更多的数据类型。二维条形码能够在横向和纵向两个方位同时表达信息,因此能在很小的面积内表达大量的信息[1]

随着3G/4G移动网络环境下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普及,二维码应用不再受到时空和硬件设备的局限。二维码可将文字、图片、声音、视频、指纹等以数字化的信息进行编码捆绑,适用于产品质量安全追溯、物流仓储、产品促销、商务会议等。二维码的出现,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生活,它似乎一夜之间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地铁广告、报纸、火车票、飞机票、快餐店、电影院、团购网站以及各类商品外包装上都有了二维码的身影。二维码作为万物互联的重要载体,正在成为数字经济、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等领域不可或缺的经济要素。然而,二维码在实验教学、实验仪器管理和学术报告等方面的应用却很少见[2-4]

2017年,厦门大学化学国家级实验教学示范中心将二维码灵活应用于实验教学、实验仪器管理和学术报告中,得到了同行们的高度关注,以下主要谈谈厦门大学化学国家级实验教学示范中心将二维码应用于实验教学、实验仪器管理和学术报告中的一些具体做法,以期为国内高校实验教学和实验仪器管理等提供可借鉴的经验。

1 二维码在实验教学内容管理中的应用

实验教学内容的传统管理模式主要以纸质版资料为主,随着信息网络的高速发展和教学的日益变革,传统的纸质版教材管理模式出现了出版教材耗时长、成本较高、一经出版内容无法修改、不环保、学生“负担”重等问题,对实验教学内容实行二维码管理能很好地解决这些问题。

二维码管理模式可将传统的纸质版内容转化为“动态”二维码,也就将纸质版教材转化为“动态”教材,将编写好的每一个实验项目转换成一个二维码(图 1),也可将所有项目转换成一个总码,这样“一本书”就变成“一页码”(或“一个(总)码”)。学生可以随时掏出手机扫码“定向”获取所需内容,随时进行预习和实验时参考及实验后的复习巩固等,扫取总码,整本获取,方便保存;单个扫码,单项获取,方便翻看[5]。二维码管理模式极大地缩短了出版纸质教材的时间,使得成本大大降低,绿色环保,学生也能轻装上阵;在内容方面也可以随时更改且二维码图案保持不变,使得教材“活”起来,做到课程内容与时俱进。

图1

图1   《基础化学实验(一)强化实验》“动态”教材[5]


二维码管理模式让实验教学课堂形式更加多样化,在课堂上教师经常需要与学生进行互动,会在课堂上临时补充一些拓展材料如流程图、文献等,由于单页PPT所能容纳的内容有限,无法在一页PPT内展示所有需要补充的内容。此时便可以充分发挥二维码“体小量大”的特点,教师将需要补充的教学资料转换成二维码放在PPT中,只需占据PPT中一个小角落,上课过程中学生可以通过扫描二维码获得相应信息,省去拍照、U盘拷贝和课后下载的麻烦,而且在手机上可以任意放大,极大地提高了信息传播的高效性和信息的可读性,符合方便、快速、精准、高效获取信息的要求。如在“三草酸合铁(Ⅲ)酸钾的制备”实验结束后的讨论课中,老师引导学生分析他们因缺乏反思、判断的能力而坠入迷途或误入歧途而导致实验结果不同的原因,便可将这部分的讨论拓展内容转换成二维码放在PPT中,学生可通过扫码获取详细内容,做到即时互动,而且二维码可以保存,反复查看(图 2)。

图2

图2   将讨论拓展内容转换成二维码附在PPT上,方便获取[6]


2 二维码在实验教学过程管理中的应用

在实验教学过程管理中,为了学生清点仪器等方便,经常需要向学生发放各类表单,如仪器清单、实验教学进度表等,传统的管理模式就是将各类表单打印出来免费发给学生。以我中心为例,每学期初,我中心各实验室都会为每个学生打印仪器清单和实验教学进度表,仅基础一实验室每年就要打印1500多份的仪器清单和进度表发给学生,而且到学期末需要清点仪器时,学生会在清单上做一些标记,不方便循环/重复使用。也就是说,仪器清单和进度表等表单几乎是一次性的,使用后成为废纸。由此可见,传统的管理模式耗时、耗力、耗钱,还不环保。

自从将二维码模式引入我中心实验教学过程管理后,我们将仪器清单和实验进度表等转换成二维码,并将二维码汇总成一页,打印塑封后粘贴于黑板上(图 3),学生可以随时掏出手机通过扫码获取。当出现内容变动导致进度表有所改动等情况,无需更换二维码,管理人员只需登录二维码管理账号将二维码链接的内容进行更新即可,实现了无纸化的实验教学过程管理,省时、省力、省钱、绿色环保,学生也无需保管各类表单,二维码可以保存,反复查看,极大地方便了学生。

图3

图3   固定粘贴于实验室的二维码页


3 二维码在实验仪器管理中的应用

化学实验室仪器种类繁多,为了保证学生规范、高效、快捷地使用仪器,传统的管理模式是将简易版操作流程打印出来粘贴在仪器上,或者打印完整的说明书放在仪器旁边。这种传统管理模式的弊端日益凸显:粘贴在仪器上的操作流程由于粘贴位置有限,通常流程简单,以文字居多,可理解性较差,而且影响美观;放在仪器旁边的使用手册,通常是黑白打印,形式单一,可读性较差,而且经常丢失。使用说明书如有改动,需要重新打印新版说明书,费时费力。

自从将二维码模式引入我中心实验仪器管理后,我们将仪器使用说明书文档、操作视频、仪器原理拓展等内容转化成二维码粘贴在仪器上,二维码所占空间也不过是几平方厘米的区域,精致小巧,但是内涵丰富;还可以随时更改二维码链接的内容而无需更换二维码,快捷高效。学生可以通过扫取二维码获取操作指南等内容,形式多样的说明书为学生提供了更好的学习体验,便于学生规范地操作仪器(图 4)。

图4

图4   粘贴在仪器上的二维码[7]


以此类推,二维码不仅能应用于实验仪器管理中,也可应用于化学试剂的动态跟踪管理。

表 1总结了实验教学管理和实验仪器管理的传统模式和二维码模式的差异,由表 1可以看到将二维码引入上述管理过程,简单、快捷、方便、有效,能极大地丰富实验教学形式、提高实验仪器管理效率。

表1   实验教学和实验仪器管理的传统模式和二维码模式对比

项目传统模式二维码模式
时间出版教材、打印资料耗时长将资料转换成二维码仅需几分钟
成本出版教材、打印资料成本较高在电脑上操作,成本忽略不计
内容资料一经打印,内容无法修改;形式单一,可阅读性差二维码链接内容可以随时修改,二维码图案不变;二维码链接内容可以是图文、音视频等,形式多样
环保使用过的资料沦为废纸,不环保无纸化,绿色环保
美感粘贴各类表单、说明书占据面积大,不美观二维码只占据几平方厘米,精致、小巧、美观
学生厚重书籍、资料携带不便,不易保存只需携带iPad或手机即可,轻装上阵;二维码可以保存,反复查看

新窗口打开| 下载CSV


4 二维码在学术报告中的应用

作为教学或科研工作者,与同行之间的交流是获取信息的重要途径,而在会议上作报告是主要的形式。在报告的PPT中经常需要引用一些自己或者他人的文献作理论支撑,或者列出自己已经发表的研究成果分享给听众,通常演讲者都会列出参考文献的杂志名称、年份、卷(期)号、页码等(图 5a),听众要了解详细内容就要在会后登陆相关网站下载文献。这种模式,听众无法在报告现场即时获取更多信息,而且有些学校可能并未购买此文献所在的数据库,听众还要委托其他学校的朋友帮忙下载,造成双方精力和时间的浪费。二维码的出现,极大地避免了这些情况的发生,演讲者将需要分享的文献转换成二维码置于PPT中(图 5b),在演讲过程中,与会者随时通过扫码获取参考文献,即时性强,极大地方便了演讲者和听众的互动,也方便报告现场讨论文献内容。

图5

图5   在演讲PPT中附上文献二维码,方便获取


除此之外,二维码还可以应用在会议和活动的报名、签到等其他方面。二维码不仅可作为会议报告上传递信息的媒介,也是会议和活动筹备及举办过程中高效、便捷的工具。会议或活动的报名通常是填写纸质版报名表或者填写电子版报名表再发送给负责人,汇总报名表工作量大,可以将报名表相关内容和截止日期等报名信息转换为二维码,报名者通过扫描二维码即可填写相关信息,管理员在二维码管理后台可以实时查看报名情况并导出报名表;会议或活动的现场签到也是必不可少的,传统的签到模式是纸质版签到,效率低,工作量大,可以将会议的相关内容转换成二维码,参会或参加活动人员使用微信自助扫码签到,无需排队,还能看到此次会议的相关信息,管理员在二维码管理后台可以实时查看签到人数并导出数据,极大地减小了会议和活动筹备者的工作量。

将二维码灵活应用于实验教学内容管理、实验教学过程管理、实验仪器管理和学术报告中,使实验教学内容的传播更加便捷、实验教学管理的形式更加丰富、实验仪器管理的效率显著提高,为演讲者和会议活动筹备者带来了很多便利。既然二维码的应用如此广泛,那如何将纷繁复杂的内容转化为一个小小的二维码呢?下面简要介绍如何制作二维码。

5 如何制作二维码

目前网上制作二维码的软件五花八门,通过我中心近年来的使用,推荐一款实用性强、操作简便快捷的二维码制作工具——“草料二维码”。可以登录草料二维码网站(https://cli.im/),或者登录微信小程序“草料二维码”进行账号注册和二维码制作。目前可以将文本、网址、文件、图片、音视频等转换成二维码,功能非常强大,二维码制作流程见图 6,具体的操作流程可以扫描图 6中的二维码获取。

图6

图6   二维码制作流程和二维码使用说明书


6 结语

厦门大学化学国家级实验教学示范中心将二维码灵活应用于实验教学内容管理、实验教学过程管理、实验仪器管理和学术报告中,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也得到了来访参观者们的高度关注。因此,特此撰文浅谈二维码在实验教学、实验仪器管理和学术报告中的灵活应用,并附上简要的二维码制作方法,希望能为国内高校实验教学和实验仪器管理等提供可借鉴的经验。

参考文献

二维码. (2019-08-22)[2019-10-17]. https://baike.baidu.com/item/二维码

[本文引用: 1]

魏士刚; 屈学俭; 马品一; 马强; 宋志光; 宋大千; 郭玉鹏. 化学教育(中英文), 2018, 39 (6), 66.

URL     [本文引用: 1]

罗咏梅; 金志刚. 实验室研究与探索, 2015, 34 (9), 98.

URL    

朱倩倩; 陆草; 邓帅; 康莉; 王小艳. 广州化工, 2019, 47 (12), 142.

URL     [本文引用: 1]

任艳平; 吕银云; 郑啸; 林敏; 夏文生. 大学化学, 2019, 34 (10), 95.

DOI:10.3866/PKU.DXHX201906004      [本文引用: 2]

任艳平; 吕银云; 董志强. 大学化学, 2018, 33 (9), 55.

DOI:10.3866/PKU.DXHX201802004      [本文引用: 1]

欧阳小清; 董志强; 阮婵姿; 潘蕊; 吕银云; 张春艳; 翁玉华; 许振玲; 颜长明; 任艳平. 大学化学, 2019, 34 (5), 57.

DOI:10.3866/PKU.DXHX201810001      [本文引用: 1]

/